四勿

摩天轮呀

夏天的梦

#佩帕同居设
#随笔

  年老的电风扇还在吱呀作响。

  令人烦躁的五月仍在行进,阳光穿透玻璃刺得佩利几乎睁不开眼。他坐在电风扇的旁边张着嘴无聊地发出“啊———啊———”的声音,得到了帕洛斯的一句“你是小孩子吗?”的问语。他撇撇嘴,扭头望向窗外的天,嘟囔了几句又继续开始了这样的行为。帕洛斯笑着摇摇头,做起了自己的事。

  帕洛斯一直在写些什么,坐在床上懒洋洋的。大概是因为床放在窗边的缘故身上落了一层金,像是要融进阳光里一样。“他不热吗?”这样的想法常常突然出现在佩利的脑海里,但也很快随着他头的摆动消失不见。他终于结束了无聊而幼稚的游戏,伸了个懒腰走下了床。脚心接触冰冷的地板带来的凉爽使他心情也轻松了起来,弯腰打开冰箱门拿了根冰棒又哼着歌走回房间。

  佩利回到房间坐在了帕洛斯身边,他一直很好奇帕洛斯在写些什么。遗憾的是每当他快瞄到内容的时候帕洛斯就会“啪”的关上,并且每次出门的时候这个本子都会被隐藏的很好———起码是佩利找不到的程度。他有时候猜想这本子上是不是记录了帕洛斯从小到大的黑历史,以至于如此小心。

  佩利太过于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,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———他的冰棒被帕洛斯拿走了。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身边的人已经开始吃了。甚至在佩利恶狠狠的看向他时,他还眨了眨眼说了句“谢谢乖狗。”

  佩利炸了。他扑向帕洛斯将他用枕头压住,超凶的让他归还自己的冰棒。帕洛斯无动于衷甚至又咬了口。“太狡猾了帕洛斯!你居然趁我分神就...!”又是这样,几乎每天佩利都会被帕洛斯气得说不出话。他的牙重重的咬在了一起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
  帕洛斯在笑,冰棒已经被他咬下了一半,另一半正在滴水融化。他轻巧的挣脱佩利的压制,在冰棒的水还没流到他手上的时候随意的塞到了佩利的嘴里。

  “乖狗。”佩利听见他这么说着,咬下了那半根冰棒。

  他看见冰棒融化的水流了下来滴在了床上。真热啊,他想,随后从这个梦境中醒了过来。

  真热啊,他觉得自己要融化了。他几乎无法睁开眼睛,仰面朝天的躺着,因为失血过多和筋疲力竭只能大口喘气。在太阳下,在鲜血中,他摇摇欲坠,最后落入了永恒的梦境,一睡不醒。

  佩利其实也有一个帕洛斯没见过的本子,也许他见过,只是他没说。本子里是他小时的经历,和帕洛斯,帕洛斯以及帕洛斯。第一次见面时的帕洛斯,散发的帕洛斯,温柔的笑着的帕洛斯,各种各样的帕洛斯。

  他的帕洛斯。

----
悄悄也在lof放一下

评论(2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