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勿

摩天轮呀

【佩帕佩/大概轻微雷安】第一次码有点紧张。见谅。

*大概是糖。自己的脑洞
*文笔在努力改进
*私设系统戒指,情侣可以随时知道对方位置与情况。
Ready?Go!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  帕洛斯一向喜欢逗佩利,这点佩利是知道的。

  帕洛斯有时会突然消失,然后让佩利去找他。有时会装死,然后骗到佩利眼泪快出来的时候笑着起来揉他脑袋。偶尔他也会说几个佩利听不懂的玩笑调戏他,然后在佩利一脸茫然的表情下笑躺在床上,嘴里说着,“傻狗。”

  佩利表示他搞不懂这个混蛋。

  其实佩利看帕洛斯笑的时候,内心是有一点点开心的,但是这点他拒绝承认。而在一旁围观了全程的雷狮,冷漠的骂了一声狗男男,转身离开去找安迷修打架了。

  今天帕洛斯出去狩猎了,平时最多晚饭的时候就会回来,这次却快到半夜了还没回来,像以前的消失一样。通常只有佩利会这么晚,有一次佩利在外面过了一夜,帕洛斯见到他就笑着往他手上套了个东西,说是以后可以随时找到联系。从那之后,佩利在哪干啥,帕洛斯都一清二楚。佩利甚至骂过帕洛斯变态,因为他发现那东西取不下来了。

  佩利瞅了瞅手上的玩意,决定用这个试试能不能找到帕洛斯。捣鼓了半天,啃啊咬的,差点就上手砸了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最后雷狮看不下去了,帮佩利搞了几下,找到了帕洛斯。

  可是找到后,佩利忽然发现情况没那么简单。眼前传来的画面是帕洛斯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里,看起来像要升天了。佩利忽然慌了起来,他以为帕洛斯是不会有这种样子出现的。

   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向了帕洛斯,在面前的帕洛斯安详的出奇。就那样躺着,一动不动。佩利忽然觉得很无力。因为他只会杀人,不会救人。他忽然很想哭,他觉得这个夜晚真他妈冷,连手上这个貌似名为戒指的东西都该死的冷。像缠绕在心脏上的蔷薇一样,刺得生疼。

  他慢慢的靠近帕洛斯,小心翼翼的抱起他。从肺腑中拼凑去支离破碎的残句。他说。

  “喂,帕洛斯,别玩了。”
  “喂喂喂,我真的要哭了。”
  他带上了哭腔。可是帕洛斯只是笑着,不会再坐起来用力的揉他的头了。
  他用力的握紧怀里人的手,两枚戒指靠在一起,看得出来是一对。
  真冷啊。他这样想着。说出了帕洛斯从前一直对他说的话。

  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
  可是再没人会骂他傻狗了。再也没有。

评论(5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