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勿

摩天轮呀

【佩帕】骄阳与向日葵

#给子诺的小甜文@炸虾子诺 
#我流,不喜勿看,我爽,我喜欢的人喜欢就OK。
#可能会有后续,大概



   佩利梦见七月下的骄阳。

   金色落到地上爆裂开来,刺得他睁不开眼。他发现自己站在田埂上,而看见帕洛斯站在花田的中央。硕大的向日葵整齐的反着光,一朵挨一朵将帕洛斯围住。

   向日葵向着太阳,佩利向着帕洛斯。

   佩利被自己脑海中的这句话吓到,接着又自己低低的笑了出来。他抬起了腿大跨步,向帕洛斯迈出。这时佩利才发现自己没有穿鞋,站在黑色的土里,踏塌了路边的草。他带着草帽,感受到太阳向他压来。

  那有什么关系呢?佩利想。他最后还是落下了步子,赤脚奔向那人的方向,重重踏在翻腾着的土地上又轻轻跃起。向日葵的叶子和花意外的坚硬,在他身上划出浅红的痕迹,佩利金色的发丝又与阳光、与向日葵缠绵在了一起。而他只是直直的一头闯进去,撞飞了头上的帽子,接着复又被阳光拖住。耳边环绕着的飞虫使佩利的脑子回到午睡时的昏沉,他孤身在梦里沉浮,带着满心的烦躁与疲累,在困倦中保持着一丝清明,像一根脆弱的蜘蛛丝,满载对自己的无力。

  佩利向前飞奔,破开一层又一层的向日葵,在金色中迷失了自己。他抬眼,看见帕洛斯仍在花田中心,而自己原地踏步。

  他向后回头,身后向日葵早已围拢,看不见来时踏出的印记,看不见出发时的田埂,只有一片连一片的、金色的海洋。

   我已经回不了头啦!佩利想。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,奋力向前挤,期望这方向正确,期望帕洛斯没有离开,期望他能看到。他张开了口,大声呼喊,感觉自己的喉咙因过高的气温而干涸,声音嘶哑。

  “帕洛斯————!”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