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岛与鸥

嘟嘟嘟

鼠绘两个伊伊,他好可爱

【佩帕】骄阳与向日葵

#给子诺的小甜文@炸虾子诺 
#我流,不喜勿看,我爽,我喜欢的人喜欢就OK。
#可能会有后续,大概



   佩利梦见七月下的骄阳。

   金色落到地上爆裂开来,刺得他睁不开眼。他发现自己站在田埂上,而看见帕洛斯站在花田的中央。硕大的向日葵整齐的反着光,一朵挨一朵将帕洛斯围住。

   向日葵向着太阳,佩利向着帕洛斯。

   佩利被自己脑海中的这句话吓到,接着又自己低低的笑了出来。他抬起了腿大跨步,向帕洛斯迈出。这时佩利才发现自己没有穿鞋,站在黑色的土里,踏塌了路边的草。他带着草帽,感受到太阳向他压来。

  那有什么关系呢?佩利想。他最后还是落下了步子,赤脚奔向那人的方向,重重踏在翻腾着的土地上又轻轻跃起。向日葵的叶子和花意外的坚硬,在他身上划出浅红的痕迹,佩利金色的发丝又与阳光、与向日葵缠绵在了一起。而他只是直直的一头闯进去,撞飞了头上的帽子,接着复又被阳光拖住。耳边环绕着的飞虫使佩利的脑子回到午睡时的昏沉,他孤身在梦里沉浮,带着满心的烦躁与疲累,在困倦中保持着一丝清明,像一根脆弱的蜘蛛丝,满载对自己的无力。

  佩利向前飞奔,破开一层又一层的向日葵,在金色中迷失了自己。他抬眼,看见帕洛斯仍在花田中心,而自己原地踏步。

  他向后回头,身后向日葵早已围拢,看不见来时踏出的印记,看不见出发时的田埂,只有一片连一片的、金色的海洋。

   我已经回不了头啦!佩利想。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,奋力向前挤,期望这方向正确,期望帕洛斯没有离开,期望他能看到。他张开了口,大声呼喊,感觉自己的喉咙因过高的气温而干涸,声音嘶哑。

  “帕洛斯————!”

交党费(搓搓手,太敦是好文明!!我!!call爆他们!!给坑中太太们打爆电话!!!

指绘真难(第一次指绘然后戳成了这样

“是冬天到了。”



吹爆冷坑的太太们然后丢下儿童画就跑(..)
想要同好啊...😭!!

晚风(1)

#佩帕小甜饼
#现代同居设

气温降下来了啊。帕洛斯这样想着,搓了搓胳膊。他起身走向了窗户,在动手关闭前又犹豫了一下———关上了会热吗?他看了看他和佩利两个人小小的合租屋,想了想没风时的闷热之后又叹了口气摇摇头回到了沙发上坐着。很意外的,白天空气几乎闷使人窒息,他和佩利两个人差点为了争夺电风扇而打起来,晚上起风时温度又陡的降了下来,吹得人起了鸡皮疙瘩。贴在墙上的照片快要被风吹下,不停的击打墙壁发出声音,挂起来的蚊帐也一直飘动。帕洛斯的头发胡乱飞着———这使他不得不迎着风坐着。在风停歇的当口,这也是帕洛斯最舒服的时候,他可以暂时不用缩着身子,而是直起背来将他脸上的头发整理好。

“哦,听说是要下雨来着。”大型犬的声音从浴室里和着水声模模糊糊地传了过来,帕洛斯扭头看向那扇门,水汽迷迷朦朦的附在玻璃上使人看的不真切。像梦一样啊。帕洛斯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,然后自己小声的笑了几下———骗子哪会做梦呢?他胡乱的嗯了一声来告诉佩利自己已经知道了。窗台上的栀子花的香味被风吹到了房间的各个角落,帕洛斯有点困了。他起身赤脚走进房里拿出了小毯子,出来的时候佩利已经洗完了窝在了沙发上。

窗外的风更大了。

帕洛斯拖着毯子也窝进了沙发,他看着似乎很温暖的大型犬,把脚放上了佩利的肚子上。佩利想要挣扎,却被帕洛斯踩住要害只好放弃。“真恶毒啊帕洛斯!”帕洛斯听见了,对着佩利笑了笑然后使劲向下踩了一脚。

佩·要害被伤欲仙欲死·大夏天却快被冷死·利一脸想死的决定要报复回去,而帕·因为逗狗心情超好·洛斯决定照顾一下宠物的心情。他笑着揉了把佩利的金发,把毯子分给了他一点。佩利呲牙裂嘴地凶帕洛斯,最后还是意思意思接受了毯子。帕洛斯听着窗外的风声,感受着脚心和身边的温暖,在八点半档的烂俗电视剧中睡了过去。

如果真是梦的话,永远不醒就太好了呢。帕洛斯迷迷糊糊地想。

第二天帕洛斯是在佩利的怀里醒过来的。电视已经关上,很明显是某个家伙关了电视后又跑上沙发抱着他睡了。意外的可爱啊,帕洛斯这么觉得,不禁轻轻笑了出来。即使这样他还是扒开了那只睡死的金毛,小声在他耳边道了早安之后起身走向窗台。风还是一样的大,可是地面上没有湿,窗外小贩也还在叫卖争吵。

没有下雨。帕洛斯这样想着,关上了窗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想试着写写小连载,有人愿意看的话就继续更xx
对啦,腾讯3444972478,欢迎来找我玩!一起讨论喜欢的cp!我啥都吃

夏天的梦

#佩帕同居设
#随笔

  年老的电风扇还在吱呀作响。

  令人烦躁的五月仍在行进,阳光穿透玻璃刺得佩利几乎睁不开眼。他坐在电风扇的旁边张着嘴无聊地发出“啊———啊———”的声音,得到了帕洛斯的一句“你是小孩子吗?”的问语。他撇撇嘴,扭头望向窗外的天,嘟囔了几句又继续开始了这样的行为。帕洛斯笑着摇摇头,做起了自己的事。

  帕洛斯一直在写些什么,坐在床上懒洋洋的。大概是因为床放在窗边的缘故身上落了一层金,像是要融进阳光里一样。“他不热吗?”这样的想法常常突然出现在佩利的脑海里,但也很快随着他头的摆动消失不见。他终于结束了无聊而幼稚的游戏,伸了个懒腰走下了床。脚心接触冰冷的地板带来的凉爽使他心情也轻松了起来,弯腰打开冰箱门拿了根冰棒又哼着歌走回房间。

  佩利回到房间坐在了帕洛斯身边,他一直很好奇帕洛斯在写些什么。遗憾的是每当他快瞄到内容的时候帕洛斯就会“啪”的关上,并且每次出门的时候这个本子都会被隐藏的很好———起码是佩利找不到的程度。他有时候猜想这本子上是不是记录了帕洛斯从小到大的黑历史,以至于如此小心。

  佩利太过于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,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———他的冰棒被帕洛斯拿走了。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身边的人已经开始吃了。甚至在佩利恶狠狠的看向他时,他还眨了眨眼说了句“谢谢乖狗。”

  佩利炸了。他扑向帕洛斯将他用枕头压住,超凶的让他归还自己的冰棒。帕洛斯无动于衷甚至又咬了口。“太狡猾了帕洛斯!你居然趁我分神就...!”又是这样,几乎每天佩利都会被帕洛斯气得说不出话。他的牙重重的咬在了一起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
  帕洛斯在笑,冰棒已经被他咬下了一半,另一半正在滴水融化。他轻巧的挣脱佩利的压制,在冰棒的水还没流到他手上的时候随意的塞到了佩利的嘴里。

  “乖狗。”佩利听见他这么说着,咬下了那半根冰棒。

  他看见冰棒融化的水流了下来滴在了床上。真热啊,他想,随后从这个梦境中醒了过来。

  真热啊,他觉得自己要融化了。他几乎无法睁开眼睛,仰面朝天的躺着,因为失血过多和筋疲力竭只能大口喘气。在太阳下,在鲜血中,他摇摇欲坠,最后落入了永恒的梦境,一睡不醒。

  佩利其实也有一个帕洛斯没见过的本子,也许他见过,只是他没说。本子里是他小时的经历,和帕洛斯,帕洛斯以及帕洛斯。第一次见面时的帕洛斯,散发的帕洛斯,温柔的笑着的帕洛斯,各种各样的帕洛斯。

  他的帕洛斯。

----
悄悄也在lof放一下

【佩帕佩/大概轻微雷安】第一次码有点紧张。见谅。

*大概是糖。自己的脑洞
*文笔在努力改进
*私设系统戒指,情侣可以随时知道对方位置与情况。
Ready?Go!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  帕洛斯一向喜欢逗佩利,这点佩利是知道的。

  帕洛斯有时会突然消失,然后让佩利去找他。有时会装死,然后骗到佩利眼泪快出来的时候笑着起来揉他脑袋。偶尔他也会说几个佩利听不懂的玩笑调戏他,然后在佩利一脸茫然的表情下笑躺在床上,嘴里说着,“傻狗。”

  佩利表示他搞不懂这个混蛋。

  其实佩利看帕洛斯笑的时候,内心是有一点点开心的,但是这点他拒绝承认。而在一旁围观了全程的雷狮,冷漠的骂了一声狗男男,转身离开去找安迷修打架了。

  今天帕洛斯出去狩猎了,平时最多晚饭的时候就会回来,这次却快到半夜了还没回来,像以前的消失一样。通常只有佩利会这么晚,有一次佩利在外面过了一夜,帕洛斯见到他就笑着往他手上套了个东西,说是以后可以随时找到联系。从那之后,佩利在哪干啥,帕洛斯都一清二楚。佩利甚至骂过帕洛斯变态,因为他发现那东西取不下来了。

  佩利瞅了瞅手上的玩意,决定用这个试试能不能找到帕洛斯。捣鼓了半天,啃啊咬的,差点就上手砸了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最后雷狮看不下去了,帮佩利搞了几下,找到了帕洛斯。

  可是找到后,佩利忽然发现情况没那么简单。眼前传来的画面是帕洛斯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里,看起来像要升天了。佩利忽然慌了起来,他以为帕洛斯是不会有这种样子出现的。

   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向了帕洛斯,在面前的帕洛斯安详的出奇。就那样躺着,一动不动。佩利忽然觉得很无力。因为他只会杀人,不会救人。他忽然很想哭,他觉得这个夜晚真他妈冷,连手上这个貌似名为戒指的东西都该死的冷。像缠绕在心脏上的蔷薇一样,刺得生疼。

  他慢慢的靠近帕洛斯,小心翼翼的抱起他。从肺腑中拼凑去支离破碎的残句。他说。

  “喂,帕洛斯,别玩了。”
  “喂喂喂,我真的要哭了。”
  他带上了哭腔。可是帕洛斯只是笑着,不会再坐起来用力的揉他的头了。
  他用力的握紧怀里人的手,两枚戒指靠在一起,看得出来是一对。
  真冷啊。他这样想着。说出了帕洛斯从前一直对他说的话。

  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
  可是再没人会骂他傻狗了。再也没有。